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行

在生活中修行。。。。。。

 
 
 

日志

 
 

【转载】母亲酒  

2013-02-27 10:2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中国周刊《母亲酒》

 

中国周刊

 

母亲酒

文/朱学东(媒体人)

 

我的母亲善酿酒。分田到户之后,每年冬天,都会用自家种的百斤大米,精筛细淘之后,做成米酒。

家酿酒工艺流程大体一样,但品质还是有高低。除了材质,还依各家偏好。有的人家米酒喝起来清汤寡水,那是“破水”太多,也就是为省米多出酒,掺水太多了。

但母亲酿的酒,却是实打实的。所以,好饮之人,喝母亲自酿的米酒,都觉得酒“凶”(方言,酒烈的意思),但入口后醇厚绵长,回味悠远,深得乡下那些“酒鬼”朋友喜欢。 父母说,这酒是入口的东西,怎么能不精心!

米酒主要有两个用处。一是自用,烧菜少不了它,自酿自饮也是一种世代相传自我打赏的习俗。二是用来款待宾朋,大冬天佳客远来,一碗浊酒暖人心。

故乡冬日有“冷酒热肚皮”的俗语,其实指的不是酒,而是人心人情。母亲的酿酒待客之道,在我的那些亲友和长辈们的朋友中,大大有名。

我上大学之后,我那些中学同学们,以及在北京求学相识的同乡们,每年冬天都喜欢到我家喝酒。彼时朋友们聚会还没有到饭馆的习惯,乡下物产丰饶,地方宽敞,喝高了有的就 是地方,铺上一层稻草,拿床被子,躺下便可熬过醉酒的苦痛。

米酒入口易,后劲却大,醉后不易醒。从1980年代后期至今,每年冬天,我们兄弟的朋友们,在我们家,被我母亲酿的酒放翻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包括如今许多卓有成就的同 学。我的父母不以为忤,我的同学朋友们也不以为耻,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照样兴高采烈。

每年到了酿酒的季节,我的那些朋友们就会给我父母和弟弟打电话,问酒何时能喝。待母亲的酒一出缸,一群人便啸聚而来,父母整出一大桌农家下酒菜来,就像跟自己的儿女喝 酒一样。

母亲也善饮。我的朋友们都说,最后翻倒都是因为跟我母亲对饮。按乡下习惯,母亲虽是当家的,但有客来,却不上桌,一般到最后菜全部上完,才会上桌敬酒,其时我那帮同学 已经喝了不少,面对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敬酒,有谁会不喝!

父母还种了几亩葡萄,葡萄一多,父亲那种挑着担子在路边卖的模式便很难消化掉这么多葡萄。于是,母亲就琢磨起做葡萄酒来了。

忘了哪一年回家,母亲问我喝什么酒,我说随便,家里做的就行。母亲神秘地笑着说,你尝尝我新做的一种酒,要红的,还是白的?

我没明白。父亲说什么红的白的,就是你妈用前面地里种的葡萄做的红葡萄酒,和用红葡萄酒吊的烧酒!

我一惊,我母亲竟然能做葡萄酒?一尝,糖水一般。我摇摇头,母亲笑着说,你尝尝这个,递过一碗透亮无色的白酒,酒味扑鼻而来,一尝,好家伙,有白兰地的味道嘛。

父亲说,这是你妈把葡萄酒蒸馏之后吊出来的烧酒,好多人还是蛮喜欢的。好几个厂的老板要来买,我们都没卖。

2011年十一长假回京,母亲专门给我新蒸馏一批葡萄酒,装了2加仑桶,放进了我的车后备厢。途经济南,朋友邀约去郊区吃土耳其烧烤,负责烤肉的是一位初识的青州农家子弟, 在俄罗斯学的雕塑,现在北京某高校任教。在准备佐餐的两瓶洋酒喝完,大家尚未尽兴,我便想起了后备厢5斤装的家酿葡萄烈酒。

雕塑家一尝,大赞,听我说是母亲用自家葡萄酿的,便叫来他的俄国太太一起品尝,并翘起大拇指,连着说“母亲酒!”结果,我们俩在对同是农民的父母的感怀中,不停地念叨 着“母亲酒”,开怀畅饮,最后双双翻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周刊手机客户端


IPhone版   Android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