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行

在生活中修行。。。。。。

 
 
 

日志

 
 

【转载】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2013-04-14 18:2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王立群《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塑料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喊莫言来救场,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长知识了?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乐山乐水?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您的点评更注重什么?   王立群:大学讲堂是分级的。对本科生,要系统向他们讲授一门课。研究生是让他们初步学会做学术研究。博士生是让他们做好一个课题,能够独立胜任专题研究。《百家讲坛》是系统讲解一个个历史人物。青歌赛是声乐大赛,综合素质测试是其中的一个情节。这个平台的特点是:既要纠正选手的失误,又要传播文化知识,而且是直播,没有改错的余地。   无论选手答对或者答错,我点评的多是有文化含量的题目。比如“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这八个字大多数选手与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不了解。因此,这道题一定要讲。要讲清怎么读,怎么理解,有何价值,这道题讲清楚了民族审美观的特点,非常重要。有些题虽无文化含量,但关系到我们的生活。比如“塑料”在自然界可以存在多少年,它对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必须加以强调。   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   深圳晚报:人们不免会把您与余秋雨做比较,有网友说:“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细言细语,娓娓道来;而余秋雨则显得傲慢,甚至有时对选手进行挖苦,让选手很尴尬。”但也有网友表示,您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您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王立群:秋雨老师是当代中国的文化大家,也是青歌赛的资深评委。他的评论被定义为青歌赛的一道风景,深受广大观众的认可与喜爱。第15届青歌赛更换综合素质评委,自然会引人关注。将我们两个进行对比,自在情理之中。至于我的点评是否幽默,有视频为证。平面媒体不报道不见得没有幽默。   深圳晚报:您在点评时说了不少妙语,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这些妙语是即兴发挥吧。   王立群:当然是即兴发挥。只有到了现场,看到选手的表现,心里着急上火,话就脱口而出。是不是妙语我不知道,但是对选手有帮助。组委会告诉我,他们将我的这些话用来培训尚未参赛的选手。   不会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深圳晚报:有人质疑您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还有人说,您的学问和严谨态度没问题,但是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以及表述的诗意。您如何回应这种批评?   王立群:如果说第一天点评崔护的那首诗,这个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如果拿第一天的一道题的点评概括我整整七天的点评,这合适吗?是否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不知道我的点评是否少了思维的火花、畅想的魅力及诗意的表述。比如说:谈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我说:好多人只想收获快乐,不想与忧伤相伴。实际上,不管快乐,还是忧伤,都是生活赐予我们的财富。当一切逝去之后,它们同样值得我们怀念。   谈到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我说:作品的主人公是一位可笑、可叹、可悲又可敬的人物。孔子就是中国的堂吉诃德。他一生周游列国十四年,到处宣传自己的理想。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的理想注定不能实现,以至被人讥讽。“知其不为而为之”,孔子的这份坚守与坚持,让我们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题目的点评因为时间关系我省略了,借此机会说出来,与大家共勉。有一道题讲陆游《钗头凤》与沈园的关系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从4月1日开始,停办一年的青歌赛在央视拉开大幕,本届青歌赛的最大变化,莫过于“明星讲师”王立群作为综合素质评委的亮相。   王立群是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生导师,曾被称为《百家讲坛》中的一把慢火,温和,持久。王立群把这把“严谨温润”的火也烧到了青歌赛的赛场上,但与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相比,这个角色看来并不好当。   自青歌赛一开始,王立群便成为争议的焦点。有人质疑他在点评过程中喧宾夺主,显示博学,点评啰嗦,有点像上历史课。有人吐槽他的点评不够幽默,“喊莫言来救场”。   但更多人表示了对王立群点评风格的喜爱之情,他点评时说的不少妙语,正在被人们迅速转发。如“过错是暂时的遗憾,错过是永生的遗憾!”“命运就像掌纹,虽然曲折,但是却可以自己掌握。”百度贴吧上还有网友在把他与同样当过青歌赛评委的余秋雨做比较,表示喜欢王立群的温文尔雅,谦虚谨慎,娓娓道来。   被各种吐槽、批评、争议之时,王立群始终保持着温稳的姿态,未做任何回应,也未接受过其他报刊专访。   在记者的一再争取之下,4月10日,王立群首次露面回应争议,接受了深圳晚报的独家专访。他坦诚并坚定地表示:“我没有什么压力。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对话王立群   谁来青歌赛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   深圳晚报:据您所知,央视为何会选择您来作为评委?   王立群: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是3月22日、25日录制了《百家讲坛》的《宋太祖》第21集至24集,27日接到青歌赛组委会的通知参加今年青歌赛担任综合素质评委时才知道有这件事,事前一点不知道。来后,才知道央视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请有关专家搞了题库。我担任评委,但不参加命题。我相信一点:这么大的一个赛事,央视绝对不会不慎重选择评委。我知道的是:他们做了认真的选择,最后报请台领导批准。   深圳晚报:我们知道,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这个角色并不好当。前几届余秋雨老师点评青歌赛时,就曾引起各种争议。王老师为何会接受邀请?有压力吗?   王立群:谁担任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都会面临批评与争议,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这是一个传播文化的平台。我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了八年,目的亦是传播文化。既然有这么一个平台,我当然乐意接受。至于批评与争议都是正常的,众口难调嘛。   我第一天到会就在吃盒饭的地方见到李谷一老师。她一见面就喊:央视怎么把您请来了?太好了。快,快照个相。谷一老师立即拉着我在吃盒饭的地方照了合影。昨天晚上上场前,谷一老师见我就说:我家老头子说你讲的“乐山乐水”太好了,请我代话感谢。我从谷一老师身上看到了文化传播的成果。面对这样的反映,你说我能不尽力干吗?   压力肯定会有。但我在央视工作多年,早已学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做好工作而已,公论自在人心。不是谁说什么就是什么。   深圳晚报:与大学教室、百家讲坛相比,青歌赛的平台有什么特点

记者 李福莹

 

 

 

 

 

 

,我打算这样点评:陆游与唐琬的悲剧婚姻说明: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相隔,而是明明彼此相爱却不能朝夕相伴。   深圳晚报:被各种吐槽、批评后,您感觉压力大吗?会否改变自己的点评风格?   王立群:没有什么压力。我可以告诉你:这段时间我吃得香、睡得沉,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你们在电视上看我脸上红光满面的气色就会知道。因为当评委这活很累。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感到有些疲劳,所以睡得特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我做对了什么,哪些应当适当地放,哪些应当适当地收。但我不会不说,因为当评委就是要说话的,这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点评风格亦不会改变。必须说的绝对要说。   深圳晚报:您在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时,我看到很多评委也在认真听,徐沛东老师说“长知识了”。但您似乎说了一句:“有的观众感觉不耐烦了,但该说时还是要说。”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   王立群:沛东老师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好朋友。我们俩每天下午4点钟左右到电视台,第一件事就是看试题,此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今天有什么题。接下来是分任务。哪道题沛东老师讲,哪道题我讲。至于发言的先后顺序,都是现场随机而定。接着是仔细想想怎么点评,确定每一套题需要重点点评的题,一般都是文化含量重,或者是非常必要的题。选手的回答千变万化,你想都想不到,所以,还得有一些临场发挥的题目。 “乐山乐水”这道题的文化含量较重,我说那句话是想提醒观众朋友,“乐山乐水”还是值得听一下的。有些观众只想听歌,有些观众只想听文化素质题,而且全家一块儿答。这是兴趣点不同,很正常。 载《深圳晚报》2013年4月12日 记者李福莹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