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行

在生活中修行。。。。。。

 
 
 

日志

 
 

【转载】特朗普签证新政:又是“涂改液政治”么  

2017-02-01 15:3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将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墨西哥总统涅托(Enrique Pena Nieto)短短几天里围绕美墨“边界墙”大起大落、瞬间高潮又倏忽间风平浪静的“推特战争”,称作带有典型特朗普风格的“涂改液政治”。

什么是“涂改液政治”?就是先高调抛出一个看上去怎么都像“假行政命令”的行政命令,如果反弹不大便顺水推舟,反之则信手涂抹修改,一如手拿一瓶涂改液。美墨“修墙”争端如此,美欧间围绕北约地位的争执如此,有人预言,他一边扬言“要废”一边放风“重新谈谈”、成型20年的北美自由协定(NAFTA)也不会例外。

而上周五(当地时间127)的“签证新政”则似乎是又一则“涂改液政治”典范。

就在这一天,他签署法令,以“带有恐怖威胁嫌疑”、“可能危及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宣布暂时禁止来自索马里、利比亚、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也门和苏丹7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和难民入境,即便这些人已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美国签证、拥有美国绿卡,照样“拒入没商量”。

此令一出可谓举世皆惊:非但传统上特朗普的反对者毫无悬念地跳出来反对,甚至许多以往经常支持其观点、政策的人也不以为然。

在美国国内,加利福尼亚、纽约等16个州的民主党籍律师发表联合声明,对特朗普的新政加以谴责;来自布鲁克林、波士顿、亚历山大和西雅图的四名法官宣称,将来自上述7国但已获得合法入境资格者驱逐和拒绝进入是违法的;自他当选以来一直鼓噪不服的那些反特朗普团体,自更不会放过这个“再掀抗争高潮”的机会。

问题是像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俄亥俄州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甚至麦凯恩(John McCain)和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这样公认的保守派也对“新政”不以为然,认为“考虑欠周密”、“会有很多副作用”、“决策过程混乱”,甚至“适得其反、会在客观上助长‘伊斯兰国’气焰”。

国际上自更不必说:伊朗、伊拉克等当事国家盛怒之下纷纷推出各种反制措施,而被“惊呆了”的法、德、加等伙伴国家也纷纷表示不满——那些被“新政”折腾得鸡飞狗跳的各国海关、航空公司就更不用提了。

“新政”的“任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像法哈蒂(Asghar Farhadi)这样并未流露过什么过激思想、获得今年奥斯卡提名的伊朗大导演将无法出席典礼,意味着硅谷、华尔街许多循规蹈矩的雇员、实习生一夜间变成了无居留许可、无工作资格的“黑人”,意味着合法经营往返北美-中东航线航班上数以百计来自上述七国的机组成员、航空乘务员将无法在美国合法落地休息(哪怕这些人受雇于美国公司)……

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样的“严厉反恐措施”将无法阻止本.拉登(Usama bin Laden,如果他还活着,他是沙特人)、“死亡教士”奥拉基(Anwar al-Awlaki,如果他也活着,他是也门裔美国人,而受他唆使制造200911月胡德堡枪案的哈桑Nidal Malik Hasan是巴勒斯坦裔美国人,同年12月制造西北航空未遂爆炸的穆塔拉布Umar Farouk Abdulmutallab是尼日利亚人)、奥马尔.马迪恩Omar Mateen,去年6月奥兰多夜总会暴恐案袭击者,阿富汗裔美国人)、法鲁克/马利克夫妇(Syed Farook and Tashfeen Malik,前者是巴基斯坦裔移民第二代,后者是巴基斯坦籍)、特萨尔纳伊夫兄弟(Djokhar and Tamerlan Tsarnaev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肇事者,来自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合法难民),甚至大多数已知“9.11”肇事者(他们中许多是不在七国名单的沙特、卡塔尔和埃及人)入境、居留。

简单说,“新政”如果不“涂改”,其结果很可能是把“规矩人”折腾得鸡飞狗跳,而真正的“恐怖威胁”却乐得冷眼旁观。

不仅如此,合法的签证、绿卡虽然受众是个人,其性质却依然是美国政府和他人所签订的契约,如果美国总统给本国及外国人以“大到NAFTA小到个人签证,都可以言而无信朝令夕改”的印象,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这还不是各方、尤其原本支持或至少不反对特朗普的人士对“新政”如此不满的最重要理由。

许多人(尤其本以为特朗普是“自己人”的一些人)忧心忡忡地指出,特朗普在就职后依旧沿用就职前“推特政治”的一套,不适当地把“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当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行为法则,把“美国第一”在事实上解读为“美国必须永远占便宜,否则签字画押都可以涂改”,这种做法有时是有效、有利的,却并非时时处处都适合,在墨西哥“边界墙”上就碰了个结结实实、十足尴尬的钉子。很显然,当内政、外交、政治、经济、防务……各领域的对手纷纷适应“涂改液风格”,并开始效仿墨西哥人的“成功范例”,白宫的麻烦就会层出不穷。

不仅如此,至今远未完成“搭班子”的特朗普摆出一副“幕僚治国”的架势,共和党内许多人已对此前一系列重大决策中自己的不知情感到诧异、不满,日前又有消息称,特朗普借改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之机,让自己颇富争议(强硬反全球化、极端民族主义)的幕僚班农(Stephen Bannon)出席并发言,却降低了参联会主席和国家情报主任的角色作用,而这照惯例是决不允许、更是共和党所一贯反对的。一些共和党背景的分析家表示,班农、米勒(Stephen Miller)等心腹幕僚和特朗普构成跳过各种常规、决定内政外交的“小圈子”,是导致如“签证新政”这等自乱阵脚做法出台的症结所在,而从目前看,“常规”暂时对特朗普及其小圈子不具关键性约束力。

当然,特朗普及其小圈子也终于认识到不妥,且照例开始“涂改液政治”:在上任没多久已创造无数“名言警句”的白宫发言人斯宾塞“小涂改”无效后,129日特朗普亲自出马发表声明,称“并非针对穆斯林”、“将在90天内及确认足够安全措施到位时尽快恢复所有国家公民所持美国签证的正常入境”。

然而在不满“涂改液政治”者看来,此举恐怕反倒进一步证明这种做法的不可靠——既然自己的“新政”都能在48小时内“涂改”(且上任没多久这种“快速涂改”已发生不止一次),那么他的承诺也好、契约也好,还有什么是可以持久信任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